吴茀之的中国画艺术

吴茀之是继吴昌硕、齐白石以后一位卓越的写意画家。他精于花鸟,擅长山水、人物,对书法、诗词、中国画史都有精深的研究,并有丰富的著作,同时又是一位艺术教育家。
潘天寿是他最亲密的师友,他们有近半个世纪的学术交流,二人的学术思想相当一致。在潘天授任浙江美术学院(现中国美术学院)院长,他任中国画系主任的时候,他们共同创建了现代中国画教学体系,实施了人物、山水、花鸟分科教学,并创建了中国第一个书法篆刻专业,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。
青年时代的吴茀之即显露出艺术才能,作品“画意浓厚,气象高古”。以后接受吴昌硕、王一亭、经亨颐几位先生教诲启发,博采众长于青藤、白阳、八大、石涛、李方膺、金冬心诸家中,用宏取精,悉心研讨,其作品立意清新,意境开阔,起晓灵健,格调很高。吴茀之师古人,师自然,师心灵。晚年画风集中表现为:丰润郁勃,婀娜多姿;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;立意构图,清新别致;骨气形似,归于用笔;打破常规宁作我。
吴茀之的花鸟画曾受吴昌硕的影响,中年以后突破吴的章法,自成风格。他喜欢松石苍鹰、苍鹰劲松、鹰击长空,以山水为背景,高远空阔,使观者有“登昆仑而望河源”之概。他画麻雀,漫天大雪,群雀纷飞翔集,天趣盎然。吴茀之从小生长于农村,最爱画山村习见的景物,如猫戏蜻蜓于水石间,小溪螃蟹,庭中鸡雉,在他的笔下无不生动自然,流露出江南农村的情趣。花卉画除“四君子”(梅、兰、竹、菊)外,其他花卉亦丰富多彩,变化多端,普见于吴茀之小品册页之中。吴茀之不取小巧,长于逆中求顺,辄能绝处逢生,潇潇洒洒,跌宕起伏。或生气蓬勃,或婀娜多姿,或苍茫淋漓,都充满着他对大自然的深刻感受。平时习见的花草,通过吴茀之不同凡响的笔墨来描绘,愈发显得别致清新。
吴茀之的画笔墨渊源很深,细读其画,可品赏出其画中所蕴含的艺术真谛。
吴茀之的画意境高华。看吴先生的画,一种尊敬、崇尚之心使人油然而生,就如看到祖国深厚文化的一页。这是因为吴先生对传统的素养深厚和他的思想境界高雅之故。俗话说:“站得高,看得远”。吴先生以他高度的传统艺术技巧,结合着朴素的哲学思想,而表现出了这种使人崇敬的高华意境。
吴茀之的画构思新颖。吴茀之先生所画《凌霄花》,以“凌霄有志破壁求虬”为画旨,反复构思,突破常规,以高墙为背景,画出了凌霄花的郁勃风姿。吴茀之敢于突破传统题材的藩篱而直接取法自然,将平凡的东西,挥洒成富有诗情画意雅俗共赏的艺术品,表现出了艺术家的创作胆略,作品自有一股清新气息。如《蓖麻》、《石斛》,一经吴茀之的笔底,得心应手,想得新,画得新,令人耳目一新。这些得先取决于构思的新。
吴茀之的画构图新奇。他的构图通过自己独特的回旋、环抱、穿插等手法,无论越规越矩,但左右逢源,自成风格,如《蔷薇雉鸡》,画家着意于花枝的穿插、开合、气势,茂密之处,密不透风,舒展之处,疏可走马,又“密中见疏”,几个出梢头的生发,实中求虚,虚中有实,动静对比,通篇灵和。繁而不乱,简而不空。1962年画的《一唱雄鸡天下白》,画上仅一只精神抖擞的公鸡,而略去一切背景,其造型生动,笔墨简练,公鸡引吭高歌的神态,令人恍闻纸上之声。构图之简,紧扣画旨,以突出“唱”和“白”的意境。又如1948年画《春来相与护龙雏》,构图较繁。一丛盛开的蔷薇自右向左倾斜,花枝茂密,却穿插得宜,又有舒展疏落之致。时值初夏,熏风习习,绿草如茵,一群雏鸡嬉逐于花荫深处,自得其乐。画面中高远幽深、动中取静的意境,令人心旷神怡。吴茀之认为:“构图咫尺千里,变化无穷,然而均以气势磅礴而胜”,平中求奇,有先声夺人之概。他的《幽谷芳兰图》。笔墨精炼,构图也不同凡响。这是一幅五尺对开宣纸的画面。在上半部,画着几丛花繁叶茂的春兰,自岩石上分批倒挂下来,下半部有三折流泉,自远而近,弯曲奔泄而下,一经山谷的磐石夹阻而喷珠溅沫,恍闻淙淙之声。又在右边中部插入一枝翠竹与流泉相照应,平添了层次感和含蓄感。最后在画幅的顶端题曰:“空谷无人,水流花放,此种境界,非熙往扰来者所能梦见,漫以无声写之。”
吴茀之用笔用墨用色变化多端而复归于统一,讲气势,求神韵,得变化,是吴茀之过人之处,也是他一生艺术探索所取得的最突出的成就。他的用笔有平、圆、留、重之变,中、侧回锋之用,充分刻画对象的体积感和质量感。画兰竹,分枝穿插,宛若笔出,画松石,饶有金石之味。吴茀之思维敏捷秉性爽快而憨直,强调天趣的自然气势,其落笔神速,笔锋转折如蚂蝗打滚,笔法多变,丰富,并加强用笔的节奏感和韵味。吴茀之说:“气,指的是生气,亦即运转不息的生命之力。韵,指的是情韵”。吴茀之又善于用墨,以墨色血肉阴阳,有浓、淡、破、泼之分,收沃润丰泽,淋漓尽致之妙。又谓“墨当有老墨、嫩墨之分”,“中国画的味之素是淡”。尤擅长以淡墨、嫩墨取韵。如《棕榈枇杷》,气势夺人,不仅状物,用墨浓、枯、泼极致,笔势气韵生动。吴茀之画梅花,笔意奔放中富有含蓄之意,放而能收,笔迹变化复杂,又能取得统一。吴茀之用黄宾虹的积墨法画花鸟,并加以发展,施之于色,创造了积色法,做到了不脏不腻,丰富明快。吴茀之依心设色,随类赋彩,色彩深厚沉着,艳而不俗,富有变化。如《五谷之图》,笔墨概括,色泽鲜润。积色法如此非大手笔不可。
吴茀之书法早年攻《马鸣寺》及石门颂,古拙丰泽,行草功力深厚。著有题画诗集《画中诗》。他的诗文、书法与画相得益彰,使画面增强了文人画的效果。晚年所作常钤“打破常规”,“宁作我”两闲章。没有了诗、书、印,就成不了构图。诗、书、画、印反映了先生的世界观和文学素养。
总之,吴茀之先生在“宁作我”的主观努力下,以“不似之似”,“无法之法”中确立他的时代精神与整体风格。识者谓其笔墨健拔,气势磅礴,艳而不俗,多而不乱。吴茀之的超然高逸系常人不易达到的。吴茀之先生山水、人物饶有别趣,得灵动之变。吴茀之先生一生著述甚丰,已完成和出版的有《茀之画辑》、《茀之近作》、《吴茀之画选》、《吴谿吟兰》、《中国画概论》、《中国画十讲》、《画微随感录》、《茀之题画诗存》、《中国画用笔用色问题》、《吴茀之画集》等。先生常说:“人品不高,落墨无法”,吴先生的画品,是他高尚人品的表现。

1、美术网Meishu5.com专注于少儿美术绘画教育培训。
2、本站尊重原创,转载出于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学习美术,局部有所改动,能找到作者与出处本站均有标明;如因版权等原因,请与本站联系删除!
美术网 » 吴茀之的中国画艺术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会员说明 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