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意花鸟画创作技法

在绘画理论方面,南齐谢赫在“六法论”中就提出“随类赋彩”作为评画标准。唐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提出了“若气韵不周,空陈形似,笔力未遒,空善赋彩”及“具其彩色,则失其笔法”的技法讨论。唐宋以后画家,又提出了笔墨与色彩的关系,这些都需要很好地研究。

画家对色彩的运用,是随着欣赏色彩表现的感情而来。色彩的寒暖不同,给予人的感觉也不同。对色彩的感受,又和欣赏者的思想感情、审美观点、生活习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画家在不同的思想基础、阶级感情和精神状态中,对色彩有着不同的喜爱和感受。

画家运用色彩是有主观性的。不同的色彩给人以不同的感觉,同一色彩有时也会给人以不同的感觉。即使是同一个人,在不同的思想精神状态下,由于感情不同,对色彩的感受也不同,故对色彩的运用也有显著的不同。用色既贵现实,又要逐步创造不同的表现方法。历代花鸟画家,表现在画面上的色彩和运用的方法,都是各具面貌的。徐熙用色淡逸,黄筌赋彩富艳;明人习惯用淡彩,清赵之谦喜用色浓丽;今齐白石在继承文人水墨画的基础上,又融合了民间年画的用色方法,以浓墨来对比重彩,用朴厚的笔墨,表达了自己的思想感情。

色彩的运用,首先要服从主题内容的需要,若单纯地以形式主义的手法来玩弄笔墨色彩,或泥法古人,甚至一成不变地去再现现实,都是错误的。创作一幅中国画,色彩也要求预先想好,成竹在胸,要根据内容的需要来设计颜色。古人说的“意在赤黄黑白之外”、“意足不求颜色似”,也就是说画家要表现客观物象的精神本质,不要为固有的色彩所范囿。

一幅设色的花鸟画,要注意整体色彩的统一,注意主调的功用。要利用主色,在变化中协调画面众彩,以创造主调。山水画中所说的“浅绛”、“青绿”、“水墨”,就是表现主调的一般方法。今人也喜用主色来统调处理山水画面,进而增强整体感觉并使画幅具有装饰效果。这是要求调子统一的简而易行的办法,在花鸟画创作中也适用。

用色既要符合生活真实,又要顾及艺术性的夸张,从而使笔下的物象更逼真、更感人。一幅色彩缤纷的花鸟画,尽管朱黛纷陈,必须分清主次,要举一色为主,众色为辅,做到主从揖让,配合照应。要使画面绚烂,气息新鲜,不在五彩兼施,赋彩净淡,也会产生浓重的效果。善于运用主调,使全幅情绪调子做到统一,有意地增减色阶,创造性地去处理色阶,这是使作品增强艺术性的重要方法。如果复杂色用得太多,一笔点出五颜六色,反而混乱而不能突出主调。只注意小处变化,失却大块色彩的对比,不会得到好的效果。

古人作品如《千里江山图》,是以青绿为主调;《听琴图》,以朱红为主调;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以女乐的花色服装来配合韩熙载的浅白服装。近人又用浓重笔墨,配合原色重彩,这些有意识的主观创造,使作品更感人,艺术性更强。

色彩的运用,总是要表现出时代的气息和个人的风范。不同的表现方法,在色彩运用上也不同。一幅画的好坏,不在用色的多少,由于作者生活的时代不同,修养、习惯、创作意图和表现方法不同,用色或多或少,或浓或淡,总会显露出时代风尚和个人特点。用没骨法、勾填法或勾花点叶法来画花鸟画,用色就多,用泼墨法或水墨淡彩法,用色就少些,这主要在于各家表现技法上的习尚。吴道子尚清雅,讲究敷彩简淡;苏轼也说“画有六法,赋彩拂淡其一也,工尤难之”;恽南田善用色作花鸟画,笔法赋彩,淡静隽永,于轻粉浅墨中,表现出花鸟的风致;赵之谦喜浓墨重彩,经常使用饱和色,在色阶的些微差别中追求繁复的层次,从而获得整体感觉;吴昌硕画写意花鸟也重用墨彩,往往以墨为骨;齐白石在用墨的同时喜欢加入赤、黄、青等原色重彩,从而突出色彩的对比效果;徐悲鸿喜用淡彩,略敷色彩而神完意足。由于画家用色方法和习惯不同,故表现出来的色彩效果也各有千秋。

处理好墨和色的关系,对于写意花鸟画是十分重要的。墨也是色彩的一种,单纯用墨来作水墨画,墨的黑和纸的白,两相辉映,也可以创作出物象明暗向背感觉鲜明、色阶丰富的图画。在色墨混用时,往往以墨为骨,塑造出具体物象,以色为辅,利用墨与色的对比和谐,来追求“以色助墨光,以墨显色彩”的功能。前人在画论中经常谈到色彩和笔墨的关系。沈宗骞说:“乃知纯墨者墨随笔上,是笔为主而墨佐之;敷彩者色居笔后,是笔为帅而色从之。”古人还讲究“笔与墨化,墨与色化”。王昱在《东庄论画》中就提出:“作水墨画,墨不碍墨,作没骨法,色不碍色,自然色中有色,墨中有墨。”这一些论述,都阐明了要求色墨浑化的道理。用色能免去重浊,墨与色浑化一体,便实而不浮。色与墨交互运用得好,画面自然艳丽而有光泽;色彩一味重浊,便火气炫目,不能获得清润效果。用色还要注意以宾衬主、以繁配简、以彩显素、以灿烂结合宁静。有时也要有意地避免色彩的饱和量,从而脱出一般藩篱。画写意画用色时,还要注意用笔,不能色自为色,笔墨自为笔墨。总之,要把握工笔画敷色要求明净浓丽、写意画要求淡而弥厚的特征。但大画与小画用色也有不同,大幅画色彩要浓重,要注意大效果;小幅画色彩要轻淡,还要有变化。
由于作者使用的表现技法不同,纸和绢素的质地不同,前人已创造出了不同的赋彩方法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这些在前人的实践中已经取得效果的方法,还有待于我们结合现实创作去进一步发扬创造。下面说一说中国画用色的一般常识。

工笔画讲究勾填、晕染、烘托、反衬等方法,写意画讲究粗笔勾填、勾勒、渴勾、率勾、点染、泼墨和勾花点叶等方法。由于表现方法不同,赋彩的方法也不一样。有的只用色,有的只用墨,有的需要墨和色一气呵成;有的先用墨画然后套罩色,有的先点色然后再用墨勾点;有的趁色未干时,用深浅色和焦渴墨循着色彩轮廓约略勾,便能得出生动的效果。粗笔勾填,赋彩可以平涂,也可以用点染分出阴阳向背。我在运用勾填法画花朵时,常用平涂法,施以朱砂、朱 、白粉、石黄、石绿、石青、金等不透明的矿物色。但在使用重色时,要注意画面色调的统一和色彩对比的单纯。若一幅画上使用的重彩太杂乱,画面上便会出现分不清主次的感觉。可只用朱砂和墨作重点,也可以石黄和朱砂作重点,或是以粉或青绿作重点,便能获得较好的表现效果。此外,先点淡墨,后点浓墨,先用淡色,后用浓色,这在花鸟画创作时也经常运用。明代先期画翎毛,几乎都是使用这种由淡到浓的“点 法”。泼墨写意画,用墨画完后,可以再罩淡花青、赭石、草绿等色。如画墨菊,叶子用墨点出后,再用花青罩,但在运用罩色时,要注意最初用墨不要用得太饱和,要给罩色留出余地。也可以在色上套色,这和一笔点出的花叶效果也不同。使用套色罩色可以补救第一次用墨点出的缺陷,疏的地方可以用色添补,以调合花叶的聚散,补充色量,增加厚度,丰富画面。我作写意花鸟画时,除喜用套色外,还多用套墨。如在一幅画快完成时,再加套浓墨竹枝、长草、枯槎或棘刺,以使画面拉开空间距离,增加重量、层次感。画面上没有浓墨浓色,便显不出淡墨淡色。用套色套墨的好处,还可以在落笔时不太受画面原有内容的拘束,可以自由挥洒,以求得自然生动效果。一般说,以色套墨易,以墨套色较难。色墨可以分点,也可以混点,为了一笔画出几种深浅不同的色阶,往往是先蘸色再蘸墨,把墨和色用适当水分调在一起。但不应调合时间过长,时间过长则易生浑浊而不鲜明。有时要求笔尖上蘸的墨和色彩在画面上混合,而不在调色盘中混合,就自然清新鲜润。

由于纸张和绢素的质地不同,吸水的性能也不一样。因此在掌握用笔、用墨、用色技法的同时,又要通过实践掌握用水的方法。无论生熟纸绢,都要在落笔前研究其吸水性能。清迮朗在《绘事琐言》中说:“凡用五色,必善于用水,乃更鲜明。尝观宋元人画法,多积水为之,或淡墨,或淡色,有七八次积于绢素之上。盎然,烟润不涩,深厚不薄,可知用墨用色,均以用水为主。善用水则精彩鲜活,不善用水则枯槁浅薄。”因此,在用笔时应注意加减水分,水分不足,色也无光。画熟纸或矾绢时,在水色点好以后,还要留出适当的时间,以待水分干燥,这样,便可得到所画色彩周边较重、中间浅淡的特殊效果。新上市的宣纸,质地洁白,使用白粉时不易显现。旧纸旧绢,色彩微黄,可利用原地施加白粉,可得显明效果。

中国画所用绘画颜料,性质不同,性能不一。故掌握颜料的性能和使用方法是十分必要的。中国画颜料大体分为矿物质颜料和植物质颜料。石黄、石青、石绿、朱砂、赭石、金、银、铅粉等是矿物质颜料。胭脂、藤黄、蓝靛(花青)等是植物质颜料。墨又分油烟、漆烟、松烟三种,其效果也各有不同。明清之际,始造色墨,乾隆时,有五色、十色数种,原为点书用墨,率多加粉制成,若用于绘画,应重漂加胶。

矿物质颜料中的朱色是朱砂和银朱,朱 是副产品。朱砂不变色,银朱用水银锻成,容易变黑。用朱砂时,前人往往先涂薄粉地,然后涂朱,再上淡矾水,随后晕染胭脂或洋红,以烘托出深浅阴阳,有的还要在背后涂粉衬托。也可先用洋红烘晕,分出阴阳,再涂薄朱砂,可得到同一效果。惟无实际锻炼功夫者,则往往败事。运用朱砂,也可用淡墨、花青、赭石、朱 作地,可得不同效果。用朱砂不可乱与植物色配合,否则易使画面污浊。

1、美术网Meishu5.com致力于分享于少儿美术知识,启蒙孩子绘画天赋,搭建画画学习交流平台。
2、本站尊重原创,站内资源大部分收集于互联网,局部有所改动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提供证明资料后删除!
3、本站部分资源收费所示价格为资料收集、整理、加工及运营所支付费用的补偿。
4、加入本站钻石会员,可免费获得全站打包绘画资源,并加入专享网盘VIP群,资料不定期更新。
美术网 » 写意花鸟画创作技法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会员说明 注册会员